第465章 心痛_重生八零,糙汉老公不禁撩
笔趣阁 > 重生八零,糙汉老公不禁撩 > 第465章 心痛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465章 心痛

  简单的一顿饭,愣是吃了两个小时。

  该说的该提醒的,白棉已经尽力了,就差直白的指点潘越要怎么做。

  好在她忍住了。

  只是说完了这些,白棉特别想念贺骁,迫不及待想要见到他。

  于是问过乘务员,确定下一站有到兴城的火车,她果断决定转乘去兴城。

  下车时已是深夜,看到站台上有卖夜宵零食的小摊,白棉果断买下两份塞给潘越二人:

  “上次我炸的鱼块肉丸你没吃到,下次你可一定记得来我家里吃。”

  潘越心里涌起一阵暖流:“谢谢白姐,我一定去!”

  白棉望着他:“说话算话,不能食言。”

  潘越总觉得她话里有话,眼看车就要开了,他也顾不得细想:“嗯!”

  白棉笑了笑,冲二人挥了挥手:“快上车吧,一路平安。”

  目送两人回到车厢,车门关上渐渐驶离站台,白棉吐出一口气,转身快步离开。

  折腾了半个晚上加一个白天,白棉抵达兴城时已是夜里八点多。

  这个时间段没有班车,出租车也看不到,白棉没有找宾馆,来到车站附近一家有电话的商店给部队打去。

  听到朝思暮想的声音,她的喉咙一片干涩,张了张嘴竟然没能发出声音。

  “小白,小白,你怎么了,怎么不说话!”

  电话线的另一端,男人的焦急的声音传来。

  白棉压着内心翻涌的思绪,一副骄纵的语气说道:“我来了,你快来车站接我。”

  一个多小时后,熟悉的吉普车停在白棉面前,主驾驶车门打开,男人下车绕过车头快步走过来。

  “小白……”

  话没有说完,白棉猛地扑进男人怀里,双臂用力抱住他,仿佛手一松人就会消失不见。

  贺骁敏锐的察觉到不对劲,却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问,只是紧紧抱住怀里的女人,一下又一下轻抚她绷紧的脊背。

  静默无声的相拥了好一会儿,白棉的心神终于放松下来,退出男人的怀抱握住他的手:

  “就是想你了,中途换车过来看看你。”

  贺骁一个字也不信,揉了揉媳妇的头,打开副驾驶的门:“咱们回家。”

  坐在车上,看着窗外黑洞洞的街景一闪而过,明明攒了一肚子话要说,这会儿白棉一个字也不想说,只是不眨眼地盯着开车的人。

  贺骁目视前方观察路况,分出一丝注意力跟她说话:

  “小勇的学校怎么样?他在信里说期待开学,我给他的回信写的是他学校的地址,不知道他能不能收到。”

  白棉点点头:“学校的环境不错,食堂的饭菜也挺好吃,我看他应该能很快适应,你写的信地址没出错的话,他过几天就能收到了。”

  贺骁神情一缓,悬起的心回落几分:“那就好,哪天有时间我过去看看他。”

  白棉微微一笑:“那他要高兴疯了,指不定拉着你去他班级上课,跟全班同学炫耀你。”

  贺骁也跟着笑了:“哪有你说的这么夸张,我这种大老粗,跟里面的天之骄子不能比。”

  白棉听不得这话:“什么叫不能比,你这不是妄自菲薄,是在质疑我的眼光!”

  贺骁唇角勾起,在路边停车,长臂一伸揽过媳妇的肩膀,在她的嘴角轻轻一吻。

  白棉嗔怪地瞪了他一眼:“快开车,我困死了。”

  贺骁满足一笑:“遵命。”

  到家时,已经到了凌晨。

  这几天贺骁不住家里,厨房的炉子没有火,这个点也不方便去别人家敲门借火,白棉就用凉水随便擦洗了一下,就躺在贺骁铺好的床上。

  贺骁在部队洗过澡,这会儿也跟着上床。

  已经立秋,夜间并不热,白棉抱住他的一条胳膊,在他的颈间蹭了蹭。

  贺骁的指尖划过她的长发,低沉的嗓音在寂静的夜里响起:“小白,是不是回家的路上遇到什么事?”

  白棉小小的惊讶了一下,这家伙竟然连这个都能猜到。

  她也没有遮遮掩掩,将自己在火车上遇到扒手,又跟潘越偶遇联手制服扒手的事说了。

  在贺骁出声前,白棉直白地问道:“潘越跟他的战友,是不是要去深市出任务?”

  贺骁沉默。

  沉默即是答案。

  白棉叹了口气:“要是你没有升职,这个任务很有可能落到你身上,一想到那次你在春市的医院躺了那么久,我就……”

  她不能说秘密任务的事,没办法跟男人解释为什么会知道。

  哪怕她的到来,间接改变了他的命运,她依然为原主那一世他的死而心痛。

  “没有发生的事,不要胡思乱想。”

  贺骁拥紧明显不安的妻子,不停地亲吻她的额头,不敢在这个时候怀疑她说的任何一句话,只想安抚好她。

  “我知道……”

  白棉也觉得自己变脆弱了,对男人的在乎早已不知不觉一日日加深。

  “什么也不要想,今晚好好睡一觉,明天大集我去买菜,晚上回来做给你做好吃。”

  贺骁低声哄着怀里的人,眼里是满满的疼惜。

  “嗯,睡吧,明天的菜我买,你多睡会儿。”

  白棉退出男人的怀抱,握住他的一只手闭上眼睛:“别担心,只要看到你我就不怕了。”

  贺骁的手微微收紧,黑暗中透过薄薄的微光,凝视着女人的睡颜,心里软成一滩水。

  大概是被熟悉的气息包裹特别有安全感,这一觉白棉睡得很沉,第二天醒来时已是九点多。

  她起床拉开窗帘,灿烂的光透过玻璃撒进来,瞬间照亮了整个屋子。

  白棉开窗深吸一口新鲜空气,心情一下子变得更好了。

  来到厨房,发现炉子上烧着水,灶台上有三只碗,一只碗里放着半碗熟牛肉,一只碗里是手擀面,一只放着调好的料。

  只要水烧开,面条煮熟捞起放到调好料的碗里,再拌上熟牛肉就能吃了。

  这是贺骁清早去镇上赶集,特意到面馆给她买回来的早饭。

  白棉心里又甜又暖,打开炉子的封盖,炉火很快就旺起来。

  将水壶里的热水倒进锅里,水开后她就煮起了面条,不到五分钟就香喷喷的牛肉面就出锅了。

  这一刻,没有什么比享用这份美味更愉快的事了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ccbq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ccbq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